公民的政治参与:自治与隐私
一、民主政治中的公民自治公民(citizen)是一个源自西方政治理论的传统概念。自公元前4世纪开端,理论上对公民的了解就呈现出两个天壤之别的方向。榜首个方向视公民为特定政治共同体的成员,并以其在共同体中所享有的权利与责任联系,作为公民身份(citizenship)的内涵。别的一个方向采纳世界主义的观念,视公民为从属于全人类的男男女女,不为任何特定政治共同体所独占,也不因阶层、性别、族群、宗教信仰、党派等之不同而有天壤之别的身份内涵[1]。前者是西方公民理论的首要传统,而后者则一般被当成抱负崇高但不切实践的幻想。本文所触及的公民概念首要选用前一种了解。公民表征着参加民主政治的社会身份。李景鹏以为:公民是在民主制下,公民所取得的一种具有遍及性的法定的社会身份,这种身份标明公民与国家之间产生了某种特殊联系[2]。在民主制下,公民凭仗公民这种具有遍及性的法定的社会身份,就有权利参加民主政治活动。公民参加民主政治活动,便是现代意义上的公民的政治参加。现代的政治参加概念与传统比较,其规模已被大大拓宽,它包含了影响政府决议计划的一切行为[3]。在这里,公民的政治参加指的是一般公民(平民百姓)影响方针决议计划的行为,而一般公民是指那些并非以他们在工作上卷进政治时所扮演的人物进行活动的公民,可以归入工作人物这一类的则包含政府官员、政党官员和工作说客[4]。或如蒲岛郁夫所说:政治参加是旨在对政府决议计划施加影响的一般公民的活动[5]。公民的政治参加关于民主政治来说至为重要。安东尼·阿伯拉斯特指出:作为公民权利的民主(正如本文所建议的)应该被看做是政府与社会之间一种继续互动的进程,与这互动进程相伴的是公民在各种层次上最大程度地参加公共方针拟定[6]。民主政治应该成为政府与公民之间环绕公共权利而打开的互动进程。经过这一互动进程,公民得以影响政府对公共权利的运用,然后完成公民权利的建议或所谓多数人控制。而这一互动进程,必定随同公民的政治参加,由于假如没有公民的政治参加,公民就无法影响公共方针的拟定,也就很难限制政府把握的公共权利。俞可平在概述民主政治的遍及要素时指出:每个公民都有参加政治的时机和条件;国家鼓舞而不是制止公民的积极参加,包含竞赛式的政治参加。从这个意义上说,民主政治是一种竞赛式的参加政治[7]。公民的政治参加,是民主政治的遍及要素之一。在这个意义上也可以说,民主政治是有着广泛的公民参加的政治。假如没有公民的政治参加,就不会有政治进程中的民主,也就不会有真实意义上的民主政治。乃至,假如没有公民的政治参加,公民这一表征民主政治进程中的特定社会身份的称谓也便失去了存在的价值。这正如德里克·希特所说:假如在公共业务中缺少某些类型的参加,‘公民’这个词就毫无意义[8]。公民这个概念内蕴着公民的政治权利,而公民的政治权利首要表现为公民的政治参加。有学者清晰指出:公民政治权利是指公民参加并影响政治生活的权利[9]。因而,假如取消了公民的政治参加,就等于抽空了公民这一概念所内蕴的政治权利。公民若无相应的政治权利,则本质上只能沦为臣民(subject),而不会是公民。民主政治需求公民的政治参加,而公民的政治参加又需求有关于公民自治的保证。所谓公民自治,在政治公共范畴中,意味着公民自己办理自己,公民依自己的毅力来参加政治业务。公民政治参加的自治首要表现为三个方面:自在表达政治定见或意向、自主作出政治决议或决议计划以及自愿挑选政治行为和政治权利代表。首要,公民要有表达政治定见或政治意向的自在。在民主政治中,假如公民可以自在地表达自己的政治定见或志愿,就可以真实地标明自己的政治毅力或意向。在《论民主》一书中,罗伯特·达尔所罗列的现代代议制民主政府的政治准则中包含:表达定见的自在。对规模广泛的各种政治业务,无论是官员、政府、体系、社会经济秩序,仍是干流意识形态,都享有自在表达定见的权利,而不用忧虑遭到任何严峻的赏罚[10]。公民政治参加的权利,是以公民在政治上的自在权为根底的。没有政治上的自在权,公民便难以施行政治参加;而公民可以自在地表达自己的政治定见或意向,则是其政治上的自在权的起码要求。其次,公民要可以自主地作出政治决议或决议计划。所谓自主地作出政治决议或决议计划,是指公民作出政治决议或决议计划的毅力没有遭到外部的强制或压榨,公民的政治决议或决议计划彻底取决于自己的毅力,而不是屈服于任何他人的毅力。民主与人的自主之间有着明晰的逻辑联系线条[11]。在民主政治体系下,关于公共业务的政治决议或决议计划应当终究取决于公民自己的毅力。公民的自主权,才是民主政治中政治决议或决议计划的合法性来历。公民有了政治决议或决议计划的自主权,才干使得政治决议或决议计划反映大多数人的毅力或利益。假如公民没有这方面的自主权,则政治决议或决议计划就或许是少数人毅力的表现,这就不是民主政治,而只能是彻里彻外的独裁。虽然所谓公民当家作主便是由公民来直接把握最高决议计划和对社会进行直接的全面办理,而这种状况只要在未来的抱负社会即共产主义社会中才干完成[12],可是,在现代代议制的民主政治体系中,经过建立公民关于政治决议或决议计划的终究自主权,仍有或许使得公民在并不实践或直接当家的状况下作主,即对政治决议或决议计划发挥终究影响的重要作用。第三,公民应当有或许自愿地挑选政治行为和政治权利代表(包含政府官员)。一般公民可以自愿地挑选某种政治行为,该种政治行为便是其内涵自在毅力的外化方式,一般也契合一般公民的利益,由于公民对政治行为的自愿挑选,往往出自公民自己的政治理性,而公民政治理性的判别往往是与其本身利益相一致的。相反,假如公民的政治行为并非出自自愿,则该种政治行为往往是在强制或压榨情境中被逼做出的,这样的政治行为与公民自己的希望相违反。在这种状况下,公民的政治行为不是自治的表现,而是他治或被操作的成果。在现代条件下,‘抱负上最好的政体’是代议民主制,在此准则下,公民‘经过由他们定时选出的代表行使最终的控制权’[13]。在代议民主制中,政治权利代表(包含政府官员)由公民推举产生,是完成公民在政治范畴中之自治的重要途径。假如公民并非自愿而是被逼迫地推举政治权利代表,那么,这样的推举仅仅做秀,公民的自治也就名存实亡。在公民政治参加之自治的上述三个方面中,自在是最为根本的要素。作为最根本的要素,自在不只清晰内含于自治的榜首方面,即政治定见或意向的自在表达,并且是第二方面之自主的条件,并构成第三方面之自愿的本质。自主的条件是自在。虽然有的自在并不一定会自主或能自主,但若没有自在,就必定无法自主或不能自主。在政治公共范畴,假如公民没有政治上的自在权,就不或许自主地作出政治决议或决议计划,而往往是被他人强加政治决议或决议计划,即在不自在情境中被逼承受的他人作主。自愿的本质是自在。没有自在,即便不愿意,也不得不承受给定的挑选。可以自愿地挑选政治行为或政治权利代表,即标明挑选主体有挑选的毅力自在。挑选的外部自愿状况,正是内涵之毅力自在的表现。虽然伯林从前断语:某种意义上的自在并不与民主或自治逻辑地相相关个人自在与民主控制并无必定的相关[14],但他此处所称的自在,是寻求我自己利益与意图的时机,这或许与民主政府相容,也或许不相容[15]。而政治公共范畴中公民的政治自在,触及公共权利的运用,旨在公共利益的完成,与公民政治参加的自治不只相容,并且是自治的根底,或就表现为自治。伯林从前如此解说政治自在:政治自在简略地说,便是一个人可以不被他人阻止地举动的范畴[16]。在政治公共范畴,公民的言辞、决议或决议计划以及相关挑选不被他人阻止,正是自治的应然状况,其所表现的正是公民政治上的自在毅力。换言之,虽然确如伯林所说,自在并非总是与自治相联系,但若要有政治公共范畴中的自治,则有必要要有公民政治上的自在。在政治公共范畴中,关于公民政治参加的自治来说,自在是不可或缺的。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阅览全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